400
正文

煤矿工人安全态度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摘要:研究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对于煤矿安全管理具有重大的理论和现实意义。在文献研究的基础上编制安全态度测量表并对 200 名一线煤矿工人进行问卷调查,其结果证明所编量表有效;利用方差分析法分析了个人因素对安全态度的影响程度;通过因子分析找出安全态度的主要影响因素并建立了矿工安全态度的综合评价模型。分析结果显示对安全态度影响最大的是安全管理与事故认知,管理者应加强对煤矿工人的安全认知教育,提升安全管理水平。
关键词:煤矿工人;安全态度;问卷调查;因子分析
        煤矿生产作为一项危险性较高的行业,其安全生产水平尤为重要[1]。近年来我国煤矿生产安全事故时有发生,安全形势严峻,而煤矿一线工人缺乏足够的安全认知,不安全行为一再发生,是导致事故产生的重要原因之一。1988—2018 年,根据我国煤矿重大事故统计数据显示,人因事故占到事故总数的 90%以上[2]。王黎静等[3]指出人的安全心理存在偏差是不安全行为产生的主要原因之一。LUND[4] 等指出人员的不安全行为可以通过改变其安全态度进行控制,进而对事故的产生起到防范作用。黄玺等认为预防事故可以通过改变工人的不安全态度来实现[5]。因此,科学、系统的研究与评价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从而对煤矿一线工人产生的不安全行为进行有效地控制,对于减少生产安全事故的发生至关重要。
       目前,国内外学者对于安全态度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交通、医疗、建筑等领域。PålUlleberg 等[6]利用 ISM 模型对青年驾驶员的人格特质对于危险驾驶行为的间接影响机制进行了研究。马文瑶[7]通过危险行为态度量表研究了驾驶员的安全态度对于攻击性驾驶行为的影响。黄维维[8]等指出影响急诊科护士的安全态度的三大要素是工龄、年龄以及职称。Leila Azimi[9]将接受安全培训前后的护士的安全态度进行了对比,结果显示,接受培训后的护士的安全态度得分平均提高了 44%。陈雪锋[10]等研究了建筑工人安全态度的影响因素,提取出了工作压力、安全奖惩措施、安全教育培训等 15 个主要影响因素。Lee Hyun-Soo 等[11]采用系统动力学模型对建筑工人的安全态度和安全行为之间的反馈机制进行了分析。
       对于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国内外的相关研究较少。刘家龙[12]等编制了煤矿工人安全态度的测量量表。Yin Wen-wen 等[13]研究了煤矿工人的个人特征对安全态度的影响。刘钰欣[14]等采用系统仿真法分析了心理因素对矿工不安全行为产生的影响。Wei Jia 等[15]将矿工的安全承诺分为 3 个维度,并研究了人口统计学变量对矿工安全承诺的不同影响。上述学者们仅对测量量表的编制或个人因素对煤矿工人安全态度的影响等某一方面进行了研究,针对其安全态度还没有较为全面的研究。
       鉴于此,本文通过理论研究和数据分析,对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及其影响因素进行全面、系统的研究,以期为煤矿工人安全态度的改善提供理论依据。
一、安全态度调查
1、问卷设计
      现有的研究大多采用主观的安全态度量表,测量方法主要为定性的方法,且难以进行量表内部结构的分析。本研究利用五点量表题对安全态度进行量化研究,对研究范围内的煤矿工人以填写问卷的方式进行调查。
       运用文献研究法,参考以往研究成果[16-22],经过汇总、筛选与讨论之后,确定了包括事故认知、安全管理、团队合作、个人责任、个人风险意识在内的矿工安全态度的 5 个维度。在此基础上,结合实际情况设计出 34 道问卷题项。在某煤矿中小范围的利用问卷进行测验,依据对回收问卷的信效度检验结果对问卷进行了进一步的改进,删除了设计不合理的题项,最后设计确定 25 道问卷题目,每一题目均有 5 种可选答案供被测者选择回答,每一个题目的不同答案与 1~5 整数分值一一对应,问卷具体题项见表 1。

 













表 1   煤矿工人安全态度问卷
2、数据收集与整理
采用最终确定的问卷,选取陕西省某煤矿开展调查,选择 200 位一线煤矿工人,向其发放问卷并说明如何填写。在收集的 198 份问卷中排除存在缺项遗漏或答案过于规律的问卷 24 份,最后得到有效的问卷数目为 174 份。把调查结果整理简化制成表格,将其导入 SPSS 软件进行分析计算。
3、量表的信度和效度检验
      信度表示问卷能否测量到拟测事项,测量是否可靠、可信。本研究依据问卷调查的结果,通过 SPSS软件分析问卷的可靠性,计算结果如表 2。
                                             
                                      可靠性统计量

Cronbach's Alpha                                                       项数

0.817                                                                            25
表 2 安全态度问卷信度检验表




表 3 KMO 检验和Bartlett 检验
      由表3可知KMO值为0.751,Bartlett球形检验的p值小于0.001,因此本研究比较适合做因子分析, 问卷结构可靠性较好。
二、调查结果分析
1、方差分析
      在此次被调研的煤矿一线工人中,仅有 15.2%的工人具有大专及以上学历,高中及以下毕业的工人人数占比为 74.3%,表明大部分煤矿一线工人的学历较低;工作经验在 1~5 年之间的最多,占 51.1%, 其次为 6~10 年,占比 22.4%,表明本次所调研的煤矿工人工作经验较丰富;年龄在 31~40、21~30 之间的工人最多,分别占比 50.6%、32.8%。
      本文中主要对于煤矿工人的学历、接受安全培训次数、工龄、年龄 4 种个体因素进行了研究。将 4种个体因素作为变量分析其对安全态度的影响程度,结果如表 4。
群体 F P
安全培训次数 7.053 0.000
年龄 5.770 0.001
工龄 12.076 0.000
学历 9.594 0.000








表 4 不同群体安全态度的方差分析表
       从表 4 可以看出,该量表在这 4 种个体因素方面具有明显的差异。利用独立样本 T 检验和单因素方差分析的方法对其进一步分析得出:
1)受过安全培训的工人较没有受过安全培训的工人而言有着更好的安全态度,但培训次数的增长对于安全态度的影响不大。由此可知,安全培训对于提升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至关重要,但该矿安全培训的效果较差,原因在于该矿对于安全培训并不重视,缺乏培训后续的跟进,且培训内容重复率高, 导致员工采用消极的态度对待培训。
2)31-40 岁的煤矿工人安全态度得分较高。调查结果显示,不同年龄的工人的安全态度有明显差异。进一步分析数据发现 31-40 岁的工人安全态度得分相对较高。由此可知,思想的成熟度的提升也
影响了煤矿工人对安全生产的重视程度,随着年龄的增长,安全态度也在逐步变好,而 40 岁以上的煤矿工人有着较为稳定的安全态度。
3)学历、工龄与安全态度得分之间呈现正相关关系。由调查结果可知,工作经验越丰富的工人就越重视安全生产,安全态度越好,而受教育程度也会显著影响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
2、因子分析
(1)因子提取
      利用 SPSS 软件将各维度的均值计算出来,并将其作为因子分析的变量,分析结果如表 5 所示。






表 5 变量分析
     由表 5 可知,因子 1 与因子 2 的特征值分别为 3.062 和 1.239,均大于 1,且它们的贡献率累计起来达到了 86.018%,根据上表可将因子 1 和因子 2 提取为主因子。
(2)因子旋转
         成分矩阵经过进一步旋转之后,结果见表 6。
                                                成分
  1 2
个人责任 0.928 0.126
团队合作 0.896 0.230
风险意识 0.869  
事故认知   0.964
安全管理 0.607 0.714








表 6 旋转成分矩阵
        由上表可知,第一个主因子基本反映了个人责任、团队合作以及个人风险意识这 3 个维度的内容, 第二个主因子基本反映了事故认知与安全管理两个维度的内容。
(3)因子得分
      表 7 是因子变量的协方差矩阵,根据表 7 可得两个主因子间没有相关性。
成份 1 2
1 1.000 0.000
2 0.000 1.000









表 7 协方差矩阵
       计算因子得分函数的系数,表 8 为计算结果。
                                               成分

  1 2
事故认知 -0.187 0.718
安全管理 0.120 0.421
团队合作 0.317 0.016
个人责任 0.348 -0.066
风险意识 0.356 -0.194









表 8 成分得分系数矩阵
      用H1代表事故认知维度,H2代表安全管理维度,H3代表团队合作维度,H4代表个人责任维度,H5 代表风险意识维度。S1表示主因子1得分,S2表示主因子2得分。
根据表 8 分别得出两个主因子的得分函数为:
S1 = -0.187H1 + 0.120H2 + 0.317H3 + 0.348H4 + 0.356H5    (1)
S2 = 0.718H1 + 0.421H2 + 0.016H3 - 0.067H4 - 0.194H5      (2)
接着将旋转后各主因子的方差贡献率 Wi 定作权重,建立煤矿工人安全态度的综合评价模型:
S = W1S1 +W2S2 = 0.5581S1 + 0.3021S2       (3)

式中,S 表示矿工的安全态度综合得分。
       模型显示,安全管理与事故认知对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影响最大,煤炭企业应加强对这两方面的重视,采取必要措施,提高安全管理和事故意识。不仅要提高对于一线工人安全培训的频率与质量, 也要增加培训后续的考核以强化培训效果。与此同时,企业应增加安全宣传的力度,提高煤矿工人的安全认知。在安全管理方面,要完善矿业企业安全管理体系,增加安全工作奖惩制度与安全检查制度, 提高工人对于安全工作的积极性与重视程度,以此改善煤矿一线工人的安全态度。
(4)因子分析结果
       利用分析软件可算出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主因子得分,再通过综合评价模型可得到 174 名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的综合得分及排名情况,以排序前 10 的工人为例,其综合得分见表 9。







表 9 煤矿工人安全态度得分及排名
      由数据计算结果可得,被测工人的安全态度综合得分的差异性较小,总体得分较低,得分均值仅为 11.374。因此,该矿必须将提升一线工人的安全态度作为首要任务,加强安全管理,提高工人的事故认知能力。
三、结论
      通过上述对于矿工安全态度的调查与分析,得出以下结论。
1、通过对相关文献的回顾,确定了煤矿工人的 5 个安全态度维度;经检验,问卷信度和效度都较高,对于煤矿工人安全态度的测量效果较好。
2、利用方差分析的方法分析个人因素对煤矿工人安全态度的影响,结果表明,工龄和文化程度与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呈正相关关系;受过安全培训的工人的安全态度优于未接受安全培训的工人,但培训次数的增长对于安全态度的影响较小;30 岁以上的工人安全态度较好。
3、安全管理与事故认知对煤矿一线工人安全态度的影响最大,应组织必要的安全教育与培训、完善安全管理制度以期提升安全态度。
4、建立了煤矿工人安全态度的综合评价模型,运用该模型可以对被测工人的安全态度状况进行整体的了解,并显示被测工人得分的大小次序,有助于煤矿工人的安全培训与考核。
5、模型计算结果显示,该矿工人的安全态度得分差异较小,综合得分偏低,得分均值仅为 11.374 。该矿今后要加强安全管理,将一线工人的安全认知教育作为工人教育培训的重点,有针对性地进行强化。
参考文献:
 1、李红霞,李思琦.基于序关系法煤矿安全标志有效性因素分析[J].煤炭经济研究,2017,37(3):38-42.
2、李   琰,赵梓焱,田水承,等. 矿工不安全行为研究综述[J]. 中国安全生产科学技术,2016,12(8):47-54.
3、王黎静,莫兴智,曹琪琰.HFACS-MM 模型构建与应用[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14,24(8):73-78.
4、Lund J,L.E Aarø. Accident prevention:Presentation of a model placing emphasis on human,structural and cultural factors[J].Safety Science,2004,42(4):271-324.
5、黄  玺,吴  超.安全态度的转变过程及方法研究[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18,28(6):55-60.
6、Pål Ulleberg ,Torbjørn Rundmo. Personality,Attitudes and risk perception as predictors of risky driving behaviour among young drivers[J]. Safety Science,2003,41(5):427-443.
7、马文瑶.驾驶员驾驶安全态度对驾驶行为的影响[J].社会心理科学,2016,31(Z1):85-89.
8、黄维维,朱珊莉,贺赛美.急诊护士对患者安全态度的认知现状与影响因素分析[J].中医药管理杂志, 2015,23(19):12-13,28.
9、Azimi L,Tabibi S,Maleki M,et al. Influence of Training on Patient Safety Culture:a Nurse Attitude Improvement Perspective',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ospital Research,2012,1(1):51-56.
10、陈雪锋,陈文涛.建筑工人安全态度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17,27(4):31-36.
11、Mingyu Shin,Hyun-Soo Lee,Moonseo Park,et al. A system dynamics approach for modeling construction workers’safety attitudes and behaviors[J]. Accident; analysis and prevention,2013,7(68): 95-105.
12、刘家龙,刘彬彬,吴   祥.煤矿工人安全态度测量量表编制[J].武汉理工大学学报(信息与管理工程版),2016,38(2):164-167.
13、Yin W W,Wu X,Ci H P,et al. Demographic variables in coal miners’ safety attitude[J]. IOP Conference Series: Earth and Environmental Science,2017,59:012030.
14、刘钰欣,栗继祖,冯国瑞,等.影响矿工不安全操作的心理因素仿真研究[J].煤矿安全,2018,49(7): 249-252.
15、Wei J,Chen H,Qi H. Who reports low safety commitment levels? An investigation based on Chinese coal miners[J]. Safety Science,2015,10(80):178-188.
16、毕作枝,祖海芹.煤矿员工不安全心理及其影响因素[J].矿业工程研究,2009,24(3):74-78.
17、黄国贤,刘锦华,刘新霞,等.中文版职业安全态度量表编制及信、效度评价[J].中国公共卫生,2015, 31(10):1317-1320.
18、廖国礼,王胜强,王鹰鹏,等.矿山企业从业人员安全态度调查设计与分析[J].中国安全生产科学技术,2014,10(12):178-184.
19、廖国礼,关清安,荆宁川.矿山安全管理核心框架结构研究[J].中国安全生产科学技术,2010,6(1): 173-177.
20、邢宝君,唐水清,李乃文,等.基于 SC-IAT 的矿工内隐安全态度研究[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18,28(5):18-23.
21、王新华,孙  倩,王家坤,等.基于 SIRS 模型的矿工不安全行为传播研究[J].煤炭经济研究,2018,38(3):19-25.
22、曾  军,张延松,张毓媛. 煤矿工人脱岗问题的博弈研究[J]. 煤炭经济研究,2018,38(6):34-38.作者简介:郭小飞(1997—),女,内蒙古乌兰察布人,硕士研究生,从事安全管理与人因工程方面的研究。E-mail:854277823@qq.com
 


 

 

热门期刊
0851-88507641
联系地址 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海尔大道34号 周一至周五 09:00-17:30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8 轩睿期刊网期刊网 www.xrqk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9020030号 如您在使用的过程中任何产品或技术性问题请反馈

编辑
顾问

联系客服

企业QQ,一对一编辑辅导发稿
QQ交谈 网页在线咨询

服务时间

周一至周五
08:30-17:30

服务
热线

18685220838
24小时服务热线:0851-88507641

煤矿工人安全态度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摘要:研究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对于煤矿安全管理具有重大的理论和现实意义。在文献研究的基础上编制安全态度测量表并对 200 名一线煤矿工人进行问卷调查,其结果证明所编量表有效;利用方差分析法分析了个人因素对安全态度的影响程度;通过因子分析找出安全态度的主要影响因素并建立了矿工安全态度的综合评价模型。分析结果显示对安全态度影响最大的是安全管理与事故认知,管理者应加强对煤矿工人的安全认知教育,提升安全管理水平。
关键词:煤矿工人;安全态度;问卷调查;因子分析
        煤矿生产作为一项危险性较高的行业,其安全生产水平尤为重要[1]。近年来我国煤矿生产安全事故时有发生,安全形势严峻,而煤矿一线工人缺乏足够的安全认知,不安全行为一再发生,是导致事故产生的重要原因之一。1988—2018 年,根据我国煤矿重大事故统计数据显示,人因事故占到事故总数的 90%以上[2]。王黎静等[3]指出人的安全心理存在偏差是不安全行为产生的主要原因之一。LUND[4] 等指出人员的不安全行为可以通过改变其安全态度进行控制,进而对事故的产生起到防范作用。黄玺等认为预防事故可以通过改变工人的不安全态度来实现[5]。因此,科学、系统的研究与评价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从而对煤矿一线工人产生的不安全行为进行有效地控制,对于减少生产安全事故的发生至关重要。
       目前,国内外学者对于安全态度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交通、医疗、建筑等领域。PålUlleberg 等[6]利用 ISM 模型对青年驾驶员的人格特质对于危险驾驶行为的间接影响机制进行了研究。马文瑶[7]通过危险行为态度量表研究了驾驶员的安全态度对于攻击性驾驶行为的影响。黄维维[8]等指出影响急诊科护士的安全态度的三大要素是工龄、年龄以及职称。Leila Azimi[9]将接受安全培训前后的护士的安全态度进行了对比,结果显示,接受培训后的护士的安全态度得分平均提高了 44%。陈雪锋[10]等研究了建筑工人安全态度的影响因素,提取出了工作压力、安全奖惩措施、安全教育培训等 15 个主要影响因素。Lee Hyun-Soo 等[11]采用系统动力学模型对建筑工人的安全态度和安全行为之间的反馈机制进行了分析。
       对于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国内外的相关研究较少。刘家龙[12]等编制了煤矿工人安全态度的测量量表。Yin Wen-wen 等[13]研究了煤矿工人的个人特征对安全态度的影响。刘钰欣[14]等采用系统仿真法分析了心理因素对矿工不安全行为产生的影响。Wei Jia 等[15]将矿工的安全承诺分为 3 个维度,并研究了人口统计学变量对矿工安全承诺的不同影响。上述学者们仅对测量量表的编制或个人因素对煤矿工人安全态度的影响等某一方面进行了研究,针对其安全态度还没有较为全面的研究。
       鉴于此,本文通过理论研究和数据分析,对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及其影响因素进行全面、系统的研究,以期为煤矿工人安全态度的改善提供理论依据。
一、安全态度调查
1、问卷设计
      现有的研究大多采用主观的安全态度量表,测量方法主要为定性的方法,且难以进行量表内部结构的分析。本研究利用五点量表题对安全态度进行量化研究,对研究范围内的煤矿工人以填写问卷的方式进行调查。
       运用文献研究法,参考以往研究成果[16-22],经过汇总、筛选与讨论之后,确定了包括事故认知、安全管理、团队合作、个人责任、个人风险意识在内的矿工安全态度的 5 个维度。在此基础上,结合实际情况设计出 34 道问卷题项。在某煤矿中小范围的利用问卷进行测验,依据对回收问卷的信效度检验结果对问卷进行了进一步的改进,删除了设计不合理的题项,最后设计确定 25 道问卷题目,每一题目均有 5 种可选答案供被测者选择回答,每一个题目的不同答案与 1~5 整数分值一一对应,问卷具体题项见表 1。

 













表 1   煤矿工人安全态度问卷
2、数据收集与整理
采用最终确定的问卷,选取陕西省某煤矿开展调查,选择 200 位一线煤矿工人,向其发放问卷并说明如何填写。在收集的 198 份问卷中排除存在缺项遗漏或答案过于规律的问卷 24 份,最后得到有效的问卷数目为 174 份。把调查结果整理简化制成表格,将其导入 SPSS 软件进行分析计算。
3、量表的信度和效度检验
      信度表示问卷能否测量到拟测事项,测量是否可靠、可信。本研究依据问卷调查的结果,通过 SPSS软件分析问卷的可靠性,计算结果如表 2。
                                             
                                      可靠性统计量

Cronbach's Alpha                                                       项数

0.817                                                                            25
表 2 安全态度问卷信度检验表




表 3 KMO 检验和Bartlett 检验
      由表3可知KMO值为0.751,Bartlett球形检验的p值小于0.001,因此本研究比较适合做因子分析, 问卷结构可靠性较好。
二、调查结果分析
1、方差分析
      在此次被调研的煤矿一线工人中,仅有 15.2%的工人具有大专及以上学历,高中及以下毕业的工人人数占比为 74.3%,表明大部分煤矿一线工人的学历较低;工作经验在 1~5 年之间的最多,占 51.1%, 其次为 6~10 年,占比 22.4%,表明本次所调研的煤矿工人工作经验较丰富;年龄在 31~40、21~30 之间的工人最多,分别占比 50.6%、32.8%。
      本文中主要对于煤矿工人的学历、接受安全培训次数、工龄、年龄 4 种个体因素进行了研究。将 4种个体因素作为变量分析其对安全态度的影响程度,结果如表 4。
群体 F P
安全培训次数 7.053 0.000
年龄 5.770 0.001
工龄 12.076 0.000
学历 9.594 0.000








表 4 不同群体安全态度的方差分析表
       从表 4 可以看出,该量表在这 4 种个体因素方面具有明显的差异。利用独立样本 T 检验和单因素方差分析的方法对其进一步分析得出:
1)受过安全培训的工人较没有受过安全培训的工人而言有着更好的安全态度,但培训次数的增长对于安全态度的影响不大。由此可知,安全培训对于提升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至关重要,但该矿安全培训的效果较差,原因在于该矿对于安全培训并不重视,缺乏培训后续的跟进,且培训内容重复率高, 导致员工采用消极的态度对待培训。
2)31-40 岁的煤矿工人安全态度得分较高。调查结果显示,不同年龄的工人的安全态度有明显差异。进一步分析数据发现 31-40 岁的工人安全态度得分相对较高。由此可知,思想的成熟度的提升也
影响了煤矿工人对安全生产的重视程度,随着年龄的增长,安全态度也在逐步变好,而 40 岁以上的煤矿工人有着较为稳定的安全态度。
3)学历、工龄与安全态度得分之间呈现正相关关系。由调查结果可知,工作经验越丰富的工人就越重视安全生产,安全态度越好,而受教育程度也会显著影响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
2、因子分析
(1)因子提取
      利用 SPSS 软件将各维度的均值计算出来,并将其作为因子分析的变量,分析结果如表 5 所示。






表 5 变量分析
     由表 5 可知,因子 1 与因子 2 的特征值分别为 3.062 和 1.239,均大于 1,且它们的贡献率累计起来达到了 86.018%,根据上表可将因子 1 和因子 2 提取为主因子。
(2)因子旋转
         成分矩阵经过进一步旋转之后,结果见表 6。
                                                成分
  1 2
个人责任 0.928 0.126
团队合作 0.896 0.230
风险意识 0.869  
事故认知   0.964
安全管理 0.607 0.714








表 6 旋转成分矩阵
        由上表可知,第一个主因子基本反映了个人责任、团队合作以及个人风险意识这 3 个维度的内容, 第二个主因子基本反映了事故认知与安全管理两个维度的内容。
(3)因子得分
      表 7 是因子变量的协方差矩阵,根据表 7 可得两个主因子间没有相关性。
成份 1 2
1 1.000 0.000
2 0.000 1.000









表 7 协方差矩阵
       计算因子得分函数的系数,表 8 为计算结果。
                                               成分

  1 2
事故认知 -0.187 0.718
安全管理 0.120 0.421
团队合作 0.317 0.016
个人责任 0.348 -0.066
风险意识 0.356 -0.194









表 8 成分得分系数矩阵
      用H1代表事故认知维度,H2代表安全管理维度,H3代表团队合作维度,H4代表个人责任维度,H5 代表风险意识维度。S1表示主因子1得分,S2表示主因子2得分。
根据表 8 分别得出两个主因子的得分函数为:
S1 = -0.187H1 + 0.120H2 + 0.317H3 + 0.348H4 + 0.356H5    (1)
S2 = 0.718H1 + 0.421H2 + 0.016H3 - 0.067H4 - 0.194H5      (2)
接着将旋转后各主因子的方差贡献率 Wi 定作权重,建立煤矿工人安全态度的综合评价模型:
S = W1S1 +W2S2 = 0.5581S1 + 0.3021S2       (3)

式中,S 表示矿工的安全态度综合得分。
       模型显示,安全管理与事故认知对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影响最大,煤炭企业应加强对这两方面的重视,采取必要措施,提高安全管理和事故意识。不仅要提高对于一线工人安全培训的频率与质量, 也要增加培训后续的考核以强化培训效果。与此同时,企业应增加安全宣传的力度,提高煤矿工人的安全认知。在安全管理方面,要完善矿业企业安全管理体系,增加安全工作奖惩制度与安全检查制度, 提高工人对于安全工作的积极性与重视程度,以此改善煤矿一线工人的安全态度。
(4)因子分析结果
       利用分析软件可算出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主因子得分,再通过综合评价模型可得到 174 名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的综合得分及排名情况,以排序前 10 的工人为例,其综合得分见表 9。







表 9 煤矿工人安全态度得分及排名
      由数据计算结果可得,被测工人的安全态度综合得分的差异性较小,总体得分较低,得分均值仅为 11.374。因此,该矿必须将提升一线工人的安全态度作为首要任务,加强安全管理,提高工人的事故认知能力。
三、结论
      通过上述对于矿工安全态度的调查与分析,得出以下结论。
1、通过对相关文献的回顾,确定了煤矿工人的 5 个安全态度维度;经检验,问卷信度和效度都较高,对于煤矿工人安全态度的测量效果较好。
2、利用方差分析的方法分析个人因素对煤矿工人安全态度的影响,结果表明,工龄和文化程度与煤矿工人的安全态度呈正相关关系;受过安全培训的工人的安全态度优于未接受安全培训的工人,但培训次数的增长对于安全态度的影响较小;30 岁以上的工人安全态度较好。
3、安全管理与事故认知对煤矿一线工人安全态度的影响最大,应组织必要的安全教育与培训、完善安全管理制度以期提升安全态度。
4、建立了煤矿工人安全态度的综合评价模型,运用该模型可以对被测工人的安全态度状况进行整体的了解,并显示被测工人得分的大小次序,有助于煤矿工人的安全培训与考核。
5、模型计算结果显示,该矿工人的安全态度得分差异较小,综合得分偏低,得分均值仅为 11.374 。该矿今后要加强安全管理,将一线工人的安全认知教育作为工人教育培训的重点,有针对性地进行强化。
参考文献:
 1、李红霞,李思琦.基于序关系法煤矿安全标志有效性因素分析[J].煤炭经济研究,2017,37(3):38-42.
2、李   琰,赵梓焱,田水承,等. 矿工不安全行为研究综述[J]. 中国安全生产科学技术,2016,12(8):47-54.
3、王黎静,莫兴智,曹琪琰.HFACS-MM 模型构建与应用[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14,24(8):73-78.
4、Lund J,L.E Aarø. Accident prevention:Presentation of a model placing emphasis on human,structural and cultural factors[J].Safety Science,2004,42(4):271-324.
5、黄  玺,吴  超.安全态度的转变过程及方法研究[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18,28(6):55-60.
6、Pål Ulleberg ,Torbjørn Rundmo. Personality,Attitudes and risk perception as predictors of risky driving behaviour among young drivers[J]. Safety Science,2003,41(5):427-443.
7、马文瑶.驾驶员驾驶安全态度对驾驶行为的影响[J].社会心理科学,2016,31(Z1):85-89.
8、黄维维,朱珊莉,贺赛美.急诊护士对患者安全态度的认知现状与影响因素分析[J].中医药管理杂志, 2015,23(19):12-13,28.
9、Azimi L,Tabibi S,Maleki M,et al. Influence of Training on Patient Safety Culture:a Nurse Attitude Improvement Perspective',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ospital Research,2012,1(1):51-56.
10、陈雪锋,陈文涛.建筑工人安全态度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17,27(4):31-36.
11、Mingyu Shin,Hyun-Soo Lee,Moonseo Park,et al. A system dynamics approach for modeling construction workers’safety attitudes and behaviors[J]. Accident; analysis and prevention,2013,7(68): 95-105.
12、刘家龙,刘彬彬,吴   祥.煤矿工人安全态度测量量表编制[J].武汉理工大学学报(信息与管理工程版),2016,38(2):164-167.
13、Yin W W,Wu X,Ci H P,et al. Demographic variables in coal miners’ safety attitude[J]. IOP Conference Series: Earth and Environmental Science,2017,59:012030.
14、刘钰欣,栗继祖,冯国瑞,等.影响矿工不安全操作的心理因素仿真研究[J].煤矿安全,2018,49(7): 249-252.
15、Wei J,Chen H,Qi H. Who reports low safety commitment levels? An investigation based on Chinese coal miners[J]. Safety Science,2015,10(80):178-188.
16、毕作枝,祖海芹.煤矿员工不安全心理及其影响因素[J].矿业工程研究,2009,24(3):74-78.
17、黄国贤,刘锦华,刘新霞,等.中文版职业安全态度量表编制及信、效度评价[J].中国公共卫生,2015, 31(10):1317-1320.
18、廖国礼,王胜强,王鹰鹏,等.矿山企业从业人员安全态度调查设计与分析[J].中国安全生产科学技术,2014,10(12):178-184.
19、廖国礼,关清安,荆宁川.矿山安全管理核心框架结构研究[J].中国安全生产科学技术,2010,6(1): 173-177.
20、邢宝君,唐水清,李乃文,等.基于 SC-IAT 的矿工内隐安全态度研究[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18,28(5):18-23.
21、王新华,孙  倩,王家坤,等.基于 SIRS 模型的矿工不安全行为传播研究[J].煤炭经济研究,2018,38(3):19-25.
22、曾  军,张延松,张毓媛. 煤矿工人脱岗问题的博弈研究[J]. 煤炭经济研究,2018,38(6):34-38.作者简介:郭小飞(1997—),女,内蒙古乌兰察布人,硕士研究生,从事安全管理与人因工程方面的研究。E-mail:854277823@qq.com